产品展示 /

吴国秀与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等行政赔偿行政

发布日期:2019-11-30 12:12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6)京01行赔终10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吴国秀。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

法定代表人尹燕京,局长。

委托代理人成龙祥,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民警。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于军,区长。

委托代理人单辉,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王兵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工作人员。

上诉人吴国秀因行政赔偿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5)海行初字第1415号行政赔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吴国秀,被上诉人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以下简称海淀公安分局)的委托代理人成龙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海淀区政府)的委托代理人王兵先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吴国秀向原审法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海淀公安分局及海淀区政府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80万元,精神损失费人民币20万元。

原审法院查明,2015年7月23日16时许,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香山派出所(以下简称香山派出所)民警在北京市海淀区玉泉山西北门外附近查获多人聚集上访,后吴国秀等人被传唤至香山派出所。同日,香山派出所将上述案件作为行政案件受理,对吴国秀进行询问并制作了询问笔录,在询问过程中吴国秀表示不需要通知家属,且自认到玉泉山上访。在该案的调查处理过程中,海淀公安分局对香山派出所民警张伟、王世勋以及证人孙×等人进行了询问,取得了上述人员的询问笔录,上述人员证实吴国秀的上访行为影响了该地区的公共场所秩序。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前,香山派出所民警向吴国秀告知了拟作出处罚的事实、理由、依据,以及享有陈述、申辩的权利。2015年7月24日,海淀公安分局作出京公海行罚决字[2015]007497号行政处罚决定(以下简称第7497号处罚决定),向吴国秀宣告后送达。现该处罚决定已经执行完毕。吴国秀不服,于2015年8月7日向海淀区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海淀区政府受理上述行政复议申请后向海淀公安分局送达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行政复议申请书等,要求海淀公安分局自收到行政复议申请书副本之日起10日内提交书面答复及相关材料。之后,海淀公安分局向海淀区政府提交答复书等材料。同年9月28日,海淀区政府作出海政复决字[2015]256号行政复议决定(以下简称第256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了第7497号处罚决定,后邮寄送达给吴国秀。吴国秀仍不服,遂针对第7497号处罚决定和第256号行政复议决定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的同时一并提起行政赔偿诉讼。

另,原审法院于2016年4月14日作出(2015)海行初字第1416号行政判决,认定海淀公安分局对吴国秀作出的第7497号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定程序,处罚幅度适当,海淀区政府作出的第256号行政复议决定亦无不当,判决驳回吴国秀的全部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条 第一款 明确规定:“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使职权,有本法规定的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情形,造成损害的,受害人有依照本法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根据上述规定,受害人取得国家赔偿的前提是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使职权对其合法权益造成了损害。法院已判决驳回吴国秀要求撤销海淀公安分局作出的第7497号处罚决定和第256号行政复议决定的诉讼请求,故吴国秀要求行政赔偿的主张,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的规定,判决驳回了吴国秀的全部行政赔偿请求。

上诉人吴国秀上诉称:1、2015年7月23日下午,在其到北京市海淀区玉泉山球场的路上,被派出所民警拦下,后被带到公安机关,其与其他上访人员并不相识,其虽然随身携带了上访材料,但其没有喊口号,亦没有发传单,其没有扰乱公共场所秩序;2、公安机关对其制作的笔录与事实不符;3、由于海淀公安分局违法拘留上诉人,给上诉人的人身和精神造成伤害,同时造成上诉人与女儿无法取得联系,使女儿病情加重,造成人身和精神伤害。吴国秀请求撤销原判,判决被上诉人赔偿上诉人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费共计100万元。

被上诉人海淀公安分局及海淀区政府辩称:其对原判没有异议,其均请求维持原判。


Copyright © 2002-2019 www.gcdmag.com 凤凰彩票下载最新版安装_凤凰彩票网址入口_凤凰彩票网app下载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