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机 /

“道在瓦甓”古趣浓(图)

发布日期:2019-07-01 12:00


2008年夏,一位河北朋友在易水河边散步,竟然在河滩沙泥中拾到一片战国时期燕国陶器残片,残陶片上存三条长形抑印记,原来,此君拾的灰色小陶片仅是燕国官窑陶器残片,其中一条抑印为“十八年八月……”铭文,著名文字学家李学勤考证为战国时期燕国燕王喜年号,即公元前237年,传世陶器有年号者仅燕国官窑存此,且数量极为稀少,后来,朋友割爱,宝物归沪上印家唐存才兄有缘收藏。
踏进唐存才的 “步黟堂”书斋,橱里柜头,墙壁角落都是灰不溜秋,稀奇罕见的古陶片、旧砖、残石、碎瓦,还有汉木简、甲骨小片等,大多有图纹铭字,拿起一件,轻轻拂去蒙在上面的千年尘土,隐约可见漫漶难识的古文刻铭。清代金石家陈簠斋云:余于钟鼎文字,不能识者百或有一二,又谓刀布文字不过一二,钟鼎比也。今得三代古陶文字,则不可识者甚多,且有正倒不能定者,奇矣哉……吴大澂曰:三代文字之见于彝器者,有日少无日增。出土之器,无数百年不毀。好古者获吉金,即三五字,亦极珍贵。不谓古陶残字与金石并寿,奇文逸体,可补鼎彝款识所不及…… 唐存才说:“我玩秦砖汉瓦古陶片,研究清代名印家黄士陵,还是得益于老师童衍方引领,他的篆刻艺术继承传统,更从研究古代金石文字走向印外求印之路,老师要我多接触金石实物,从中汲取养料,还提供了许多有铭文的传世古代砖瓦石刻艺术品旧拓善本借我学习。” “步黟堂”中集藏齐国“公豆”、“公区”(读“瓯”)、“公釜”、 “王料”、“王区”陶制量器有文字残片许多件,从存世残件比较即可证得,官宦私人制作的陶制“王料”、“王区”、“王釜”量器比公制量器小一廓,可以看出当时社会经济生活中“大斗进,小斗出”的剥削手段。一件传世北朝方形青石石刻须弥座更引我注目:两面文字,雄强劲挺,另两侧线刻持花供养人,竟与五代周昉的“簪花仕女图”如出一辙!说明五代中国绘画的某些表现形式早五百年前已经很普及了。这里,有的古陶片、石刻铭文已被主人墨拓后裱成册页、手卷,题跋后成为精美善本艺术品。一只方形淌池砖砚,砖边铭文“永和九年”,这与王羲之“兰亭序”同年之旧物,传世亦少,清代梁同书曾旧藏相同纪年铭文砚,并自作铭曰:“顽物千年遂不靡,不知荡蹫几沧波,昭陵玉匣今安在,断甓尤传晋永和。”童衍方先生将此诗句用隶书写于此砚侧,铭刻后将成文房之雅玩。
老子云:“道在瓦甓。”清代赵之谦、吴昌硕、黄士陵等无不以金石古文字为治印的重要滋养,他们的集藏、抚赏古物,使他们创作的篆刻作品引领风骚,唐存才今天也正走着这样的道路。 杨忠明
作者:杨忠明


Copyright © 2002-2019 www.gcdmag.com 凤凰彩票下载最新版安装_凤凰彩票网址入口_凤凰彩票网app下载 版权所有